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


剧本 2024-02-06 08:55:42 剧本
[摘要]《范进中举》是清代小说家吴敬梓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,节选自《儒林外史》。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,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【www.cddlwy.com--剧本】

《范进中举》是清代小说家吴敬梓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,节选自《儒林外史》。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,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【篇一】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

  第一幕

  第一场

  范进出场念:不知今年我……

  胡屠夫出场:老汉今年六十八,全靠杀猪来养家。见到穷人我抖一抖,见到富人我笑哈哈。可恨当年没眼光,把个女儿嫁给个穷叮当。

  [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外,一妇人(范进之妻)焦急地向远处张望。过了一会儿,范进从远处走来。那妇人脸上露出笑容。]

  范妻:(高兴)相公,你可回来了!

  范进:(拱手)让娘子久等了。

  妻:娘还在屋里等着你呢。(对屋里,声音略提高)娘,相公他回来了。

  (从屋里缓缓走出一老人,老人扶住门边,眼含泪花。)

  范母:(声音颤抖)儿啊,你可回来了。娘等你等得好苦啊!

  范:(上前扶住母亲)娘,孩儿不孝,让您担心了。(胡屠户提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上。)

  妻:(惊喜)爹,您怎么有空来这儿?

  胡:(把肠子与酒交给女儿)我听说范进回来了,就来看看。

  范:(拱手作揖)有劳岳父大人。岳父大人请内坐。(对妻子)娘子,你把这副肠子拿去煮了,再把这酒给烫好。(妻子与母亲去做饭,胡屠户与范进坐下。)

  胡:唉,我自倒运,把女儿嫁与你这现世宝,历年以来,不知累了我多少。如今不知因我积了什么德,带契你中了个相公,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。

  范:多谢岳父大人。

  胡:你如今既中了个相公,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。比如我这行事里,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,又都是你的长亲,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?若是家门口这些扒粪的、做田的,不过是平头百姓,你若与他们拱手作揖,平起平坐,这就是坏了学校的规矩,连我脸上都无光了。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,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,免得惹人笑话。

  范:(点头)岳父见教的是。

  胡:(对范母)亲家母也来这里坐着吃饭。老人家每日小菜饭,想也难过。我女儿也过来吃一些。(对范进)自从进了你家门,这十几年,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!可怜(摇头)可怜!(婆媳二人端来饭菜与酒,四人开始吃饭。吃过饭后,胡屠户醉醺醺地站起来,准备离去)

  范:(作揖)多谢岳父大人。

  母:亲家走好。(胡屠户抹抹嘴离去)

  第二场

  (第二天下午,胡屠户家。)

  范进上。

  范:(拱手)岳父大人,今日文会的几位同窗邀我去参加乡试,(声间越来越小)可是我没有去城里的盘缠,所以……

  胡:所以你就来找我借盘缠?

  范:(小心翼翼)是的。望岳父大人能够……

  胡:不要失了你的时了。(轻蔑)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相公,就“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”来!我听人说,就是中相公时,也不是你的文章,还是宗师看见你老,不过意,舍与你的。如今痴心,就想中起老爷来!(说教)这些中老爷的都是上天的“文星”!你不见城里张府上那些老爷,都是万贯家私,一个个方面大耳!(鄙夷)像你这尖嘴猴腮,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!不三不四,就想吃天鹅肉!趁早收了这心,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馆,每年寻几两银子,养活你那老不死的老娘和你老婆是正经!(责备)你问我借盘缠,我一天杀一头猪还赚不得钱把银子,都把与你丢在水里,叫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!

  范:可是……

  胡:(恼怒)可是什么?我还有事要做,你别误了我的事情。你还是自个儿回去想想。(胡屠户急下)

  范:(自言自语)宗师说我火侯已到,自古无场外的举人,如不去考他一考,如何甘心?

  第三场

  (范进与几个同案一同进城乡试,几天后范进家。)

  范:(推门)娘,我回来了。

  母:(声音微弱)儿啊,你这几日去了何处?

  胡:(从门外进来,大声地)你这逆子!我叫你回去想想,你却丢下你娘和老婆去城里乡试。你眼中还有没有这个家?

  范:请岳父大人息怒。

  胡:(语气稍缓和)这儿有些银两,你且拿去买米来做饭吃,别饿坏我女儿。

  范:多谢岳父大人。

  第二幕

  第一场

  (出榜那日,范进家中。范母躺在床上。)

  母:(声音微弱)儿啊,我有一只生蛋的母鸡,你快拿去街上卖了,买几升米来煮餐粥吃。我已是饿得两眼都看不见了。

  范:知道了,娘。(急忙抱着鸡走出门去。)

  (过了一会儿,响起了一片锣声,三个差人骑着马来到范进家门前,把马拴好。)

  报子:快请范老爷出来,恭喜高中了。

  (母亲探出头来,见报子站在门口,便把门打开,走出来。)

  母:诸位请进来坐,小儿方才出去了。(露出抱歉的神色。)

  报子:原来是老太太。恭喜,恭喜!(拱手,三人坐下。)

  (邻居簇拥在门外,有的笑着,有的显出惊讶的神色,有的好奇地往里瞧,并小声谈论着。)

  邻甲:范老太,恭喜恭喜,您老终于可以享福了。

  邻乙:(嬉笑)范老太,赏点钱吧!

  (不久二报和三报相继而来,邻居都围在门口。)

  (对一邻居说。)

  母:高邻,麻烦您去找小儿回来。(邻居转身向集上跑去。)

  第二场

  (集上范进抱着鸡,手里插个草标,一步一踱,东张西望地找买主。邻居追上去。)

  邻:范相公,快些回去!你恭喜高中了,报喜人挤了一屋子。(范进装作没听见,低着头往前走,邻居作夺鸡状。)

  范:(生气)你夺我的鸡怎的?你又不买。

  邻:你中了举了,叫你回家去打发报子哩。

  范:高邻,你晓得我今日没米,要卖这鸡去救命,为什么拿这话来混我?我又不同你玩,你自回去吧,莫误了我卖鸡。

  (邻居把鸡夺过来,掼在地下,把范进拉了回来。)

  第三场

  (范进家。)

  报:好了,新贵人回来了。

  (正要拥着他说话,范进走进屋。只见中间报贴已经挂起来,范进看了一遍。)

  (念报帖。)

  范:(激动)捷报贵府老爷范讳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。京报连登黄甲。(两手一拍,笑了一声)噫!好了!我中了!

  (往后一交跌倒,牙关咬紧,不省人事。母亲慌忙给范进灌了几口水。范进爬起来,拍手大笑。)

  范:噫!好!我中了!(笑着往外飞跑。)

  (众人作吃惊状。范进跑了一会儿,一脚踹在塘里,爬起来时,头发跌散了,浑身湿淋淋地,拍着两手一直走到集上去了。众人相互望望。)

  众:原来新贵人欢喜疯了。

  母:(哭泣着)怎么生这样苦命的事!中了一个什么举人,就得了这个拙病!这一疯,何时才得好?

  妻:(皱着眉头)早上好好出去,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!却是如何是好?

  邻:老太太不要心慌。我们而今且派两人跟定了范老爷。这里众人家里拿些鸡蛋酒米,且管待了报子上的老爷们,再为商酌。

  (邻居拿来了鸡蛋、酒米和鸡。胡氏哭泣着,做好了饭,端到草棚下。邻居又端来了凳子,请报子坐着吃。)

  报:在下倒有一个主意,不知行得行不得。

  众:如何主意?

  报:范老爷平日可有最怕的人?他只因为喜欢狠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窍。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给他一嘴巴,说:“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的,你并不曾中。”他吃这一吓,把痰吐了出来,就明白了。(众人拍手称好。)

  邻甲:这个主意好得紧,妙得紧!范老爷怕的,莫过于肉案子上的胡老爹。好了!快寻胡老爹来。他想是还不知道,在集上卖肉哩。

  邻乙:在集上卖肉,他倒好知道了;他从五更就往东头集上买猪,还不曾回来。快些迎着去寻他,(众人点头称是。)

  (一邻居跑去寻找胡屠户,半路上遇到胡屠户。胡屠户上,后面跟着一个伙计,提着七八斤肉、四五千钱。)

  母:(哭泣)亲家,你可来了。小儿他(哽咽)他只因中了第七名亚元,便欢喜地发了疯,现在正在集上闹着呢。

  胡:(诧异)难道这等没福?

  (胡屠户把肉和钱交给女儿。)

  邻:胡老爹,范老爷平日最怕的人便是你。现在他只因欢喜狠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窃,只要你去打他一个嘴巴,说报录人是哄他的。他吃这一吓,把痰吐出来就明白了。

  胡:这……(为难)虽然是我女婿,如今却做了老爷,就是天上的星宿了。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!我听斋公们说:打了天上的星宿,阎王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,发在十八层地域,永不得翻身。(畏惧)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。

  邻:胡老爹,(挑衅)你每日杀猪的营生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阎王也不知叫判官在簿子上记了你几千条铁棍;就是添上这一百棍,也打什么紧?只恐把铁棍子打完了,也打不到这笔帐上。(劝慰)或者你救好了女婿的病,阎王叙功,从地狱里把你提上第十七层来,也不可知。

  报:(对邻居不耐烦)不要只管讲笑话。(对胡屠户,商量语气)胡老爹,这个事须是这般,你没奈何,权变一权变。

  胡:(想了一会儿)好吧!为我这个好女婿,我豁出去了。

  (胡屠户拿过酒,倒了两碗来喝,抹抹嘴,把袖子卷起,显出一副凶恶相往外走。众邻居跟着走,老太太从屋里跑出。)

  母:(担心地)亲家,你只可吓他一吓,却不要把他打伤了!

  众:这自然,何消吩咐。

  第四场

  (集上,见范进站在庙门口,散着头发,满脸污泥,鞋也跑掉了一只。)

  范:(拍手)中了!中了!

  (胡屠户凶神似地走到范进跟前。)

  胡:(凶狠)该死的畜生!你中了什么?(一个嘴巴打过去,众人噗笑。)

  (范进倒地,众邻居上前替他抹胸口,捶背心。屠户的手颤抖起来,少顷,范进醒了过来,不疯了。众人把他扶在庙门口郎中的板凳上坐着。胡屠户站在一边。)

  胡:(抬起右手,叹息)果然天上的“文星”是打不得的,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。(向郎中讨膏药贴。)

  范:(向周围看看,好奇)我怎么坐在这里?(过了一会儿)我这半日来,昏昏沉沉,如在梦里一般。

  邻:(奉承)老爷,恭喜高中了!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,方才吐了几口痰,好了。快请回家去打发报录人。

  范:(恍然大悟)是了。我也记得是中的第七名。(绾头发)郎中,借盆水洗洗脸(范进正在洗脸,一邻居把丢失的鞋找回来,半跪在地上替他穿上。范进抬头看见胡屠户,眼中露出畏惧的神色。)

  胡:贤婿老爷,方才不是我大胆,是你老太太的主意,央我来劝你的。

  邻甲:胡老爹方才这个嘴巴打得亲切,少顷范老爷洗脸,还要洗下半盆油来。(众人笑)

  邻乙:老爹,你这手明日杀不得猪了。

  胡:(笑)我哪里还杀猪!有我这贤婿,还怕后半世靠不着怎的?我每常说,我的这个贤婿,才学又高,品貌又好,就是城里头那张府、周府这些老爷,也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。(骄傲地)你们不知道,得罪你们说,我小老这一双眼睛,却是认得人的。想着先年,我小女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,多少有钱的富户要和我结亲,我自己觉得女儿像有些福气,毕竟要嫁与个相公,今日果然不错。(哈哈大笑,众人附和着笑)(范进洗完脸,喝了郎中端来的茶,起身回走。众人跟在后面。一路上,胡屠户不停地给范进理衣襟。)

  第五场

  (范进家。)

  胡:老爷回府了!(老太太急忙从屋里走出,脸上露出笑容。)

  母:(双手合十)多谢菩萨保佑!多谢菩萨保佑!

  胡:咦,报录的人哪儿去了?

  邻:老太太方才已用你的那几千钱打发去了。(范进拜谢了母亲及胡屠户。)

  胡:(神色不定)些须几个钱,不够你赏人。

  范:老爹不必介意。(对邻居)多谢各位高邻的帮助。

  众:范老爷不必客气。这些都是小人该做的。(范进刚进屋,第三幕第一场正准备坐下,一个体面的管家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全帖跑来。)

  管:(行礼)恭喜范老爷高中!我家老爷--张老爷拜会新中的范老爷。

  (张乡绅的轿子停在范进家门口,胡屠户急忙躲进女儿房里,邻居也各自走开了。范进走出房门,张乡绅从轿中走下。)

  范:(拱手)原来是张老爷。失敬,失敬。

  张:(拱手)范举人不必客气。

  范:张老爷请内坐。(两人坐下,范妻端茶。)

  张:世先生同在桑梓,一向有失亲近。

  范:晚生久仰老先生,只是无缘,不曾拜会。

  张:适才看见题名录,贵房师高要县汤公,就是无祖的门生。我们你是亲切的世史弟。

  范:晚生侥幸,实是有愧,却幸得出老先生门下,可为欣喜。

  张:(向四周望望)世先生果是清贫,弟却无以为敬,谨具贺仪五十两,世先生权且收着。(向仆人示意。仆人把一个盖着红布的箱子放在桌上。)

  范:这怎么是好?

  张:世先生不必客气,请收下吧,难道世先生觉得太少?

  范:哪里的话。(拱手)那晚生谢过张老爷。

  张:世先生这华居其实住不得,将来当事拜往,俱不甚便。弟有空房一所,就在东门大街上,三进三间,虽不轩场,也还干净,就送与世先生,搬到那里去住,早晚也好请教些。范:这可使不得

  张:你我年谊世好,就如至亲骨肉一般;若要如此,就是见外了。

  范:小弟对张兄可真是感激不尽。

  张:哪里,哪里。范兄,小弟还有事,所以先告辞了。

  范:张兄不再多坐会儿吗?

  张:不用了。告辞。(拱手)

  范:(拱手)张兄请慢走。

  (张乡绅走出门外,坐上轿子离去。)(胡屠户从里屋走出来,范进与妻子揭开箱子上的红布,里面全是雪白的银子,范进拿出两锭。)

  范:方才费老爹的心,拿了五千钱来。这六两多银子,走爹拿了去。(把银子放在胡屠户手中,胡屠户把银子紧紧攥住,把拳头伸到范进面前。)

  胡:这个,你且收着。我原是贺你的,怎好又拿了回去!

  范:眼见得我这里还有这几两银子,若用完了,再来问老爹计来用。

  (胡屠户忙把拳头缩了回去,往腰里揣。)

  胡:也罢,你而今相与了这个张老爷,何愁没有银子用?他家的银子,说起来比皇帝家还多些呢哩!他家就是我卖肉的主顾,一年就是无事,肉也要用四五千斤,银子何足为奇?(回头望望女儿)我早上拿了钱来,你那该死行瘟的兄弟还不肯,我说:“姑老爷今非昔比,少不得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给他用,只怕姑老爷还不希罕。”今日果不其然!如今拿了银子家去,骂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。(向屋外看)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姑老爷,谢谢您赏的银子。告辞了。

  范:老爹慢走。

  (胡屠户低着头,笑迷迷地走了。)

【篇二】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

  人物:范进(五十岁左右)         张乡绅随从(一名)

  范母(老太婆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报录人(两名)

  范妻胡氏(四十多岁)       胡屠户

  众乡邻(三姑六叔)         张乡绅

  背景:草棚内(布)

  道具:书(一本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破桌破椅各一张

  几块猪肉几吊钱         喜报一张(上写“范进高中第七名”)

  托盘一个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烂衣一件

  钥匙(超大型)           银元宝一锭(超大型)

  鸡一只(模型)          鸡蛋一只(超大型)

  酒瓶两个

  服装:范进的长衫一套

  范母、范妻、女乡邻三姑的裙装3套

  胡屠户、男乡邻六叔、随从(短打三套)

  张乡绅(长袍一套)

  报录人(衙门服两套)

  音乐:广东音乐《得胜令》

  幕开:(范进手拿书本、站在舞台的左边,摇头晃脑地读书):子曰:非礼勿视、非礼勿看……

  (范母坐在舞台右边的破椅上,时而缝衣服、时而看儿子几眼然后摇头)。

  范进:(走到台前)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本人姓范名进,寒窗苦读三十四年,终于中了个秀才,前两个月,我瞒着岳父大人参加了乡试,如能高中,哼,我就飞上枝头变凤凰,再也不用挨穷受气了,嘿嘿,到时如玉的美人就……

  范母:(拿着烂衣走到范进身边,扬起衣打范进):呸,还在发什么春秋大梦,整天就只会读那些烂书,什么都不会做,我已经几天未闻到米香了,还不快拿那只老母鸡到集上去卖了换上米回来,哎,……读书不成三大害……

  范进:(拿起鸡,边走边叹气)想不到我堂堂一秀才,如今沦落到做鸡贩,只是,该如何叫卖呢,书上可没有教呀!买鸡否?买凤否?……(从左边入)

  范妻:(气呼呼地从右边出)哼,三姑六叔,你们别狗眼看人低。他日我老公高中举人,我妻凭夫贵的时候,看你们这些邻居怎么个死法……哎,只可惜我那老公范进不中用,从二十岁开始应考,直到五十四岁才中秀才,又不会挣钱,就要“饿死老婆熏臭屋”了,哎,可怜我,真是一朵鲜花插进牛粪里……婆婆,三姑六叔都不肯借米给我家了,说我们上几回借的还没还呢!

   (范母听了,边补烂衣服边叹气摇头,范妻则抹桌子)

  两报录人:(手捧写着“范进高中第七名”的报贴从左边上)。报——报,恭喜范进老爷高中乡试第七名!报——

  范母范妻:啊,我的心又喜,我的心又安,儿子(老公)高中我从此母(妻)凭子(夫)贵啰。

  (两人帮报录人贴上喜报)

  三姑:(一手拿红巾,一手拿鸡蛋从右边上)哎呀呀,三姑我竟然看漏了眼,范进那个穷鬼书生尖嘴猴腮的,居然中了举人,刚才她那老婆向我借米,我还嘲笑她。不过,亡羊补牢,未为晚也,现在去拍拍马屁还来得及。哎,老太太,恭喜高中呀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……(放下蛋就抢着抹桌)

  (六叔拉着范进从左入)

  范进:哎呀,高邻,你不要开玩笑啦,我还要去卖鸡。

  六叔:我没骗你,现在满大街的人都知道,范老爷你高中啦,我特意带了酒菜来贺您呢!还卖什么鸡?(一手把鸡掼在地上)

  范进:(进入茅棚,抬头望见喜报)范进高中第七名。范进高中第七名?

  (两手一拍,大笑一声)“哈哈,好,我中了!(往后跌在地上,昏了)。

  众人围上来,高叫:范老爷(儿子,老公)。

  范进:突然睁开双眼,双手排开众人)好!我中了!(站起来拍手,仰天大笑)。哈哈,哈哈,我中啦。(向后边跑去)。

  (随即传来跌落水的巨响)

  众人看着报录人:举人(儿子、老公)疯了,如何是好?!

  一报录人:范老爷这是因为利欲熏心,噢,不是,是高兴过了头,痰涌上来,只消叫一个他所惧怕的人打他一巴掌,就好了,平常他最怕是谁呢?

  众人:胡屠户,他岳丈,胡老爷经常把他骂得狗血淋头,他连屁都不敢放半个。

  胡屠户:(手拿几块猪肉、几串钱从左边入)我,胡屠户,杀猪的,家有一子一女,女儿长得像我,样儿不错的,就是黑了点,到了三十还没人要,不知那个范进是瞎了眼了,还是什么的,居然要了她做老婆。十几年来跟着那个癞蛤蟆范进,喝西北风。熬到现在终于出头了,做举人夫人了,我现在来贺他,顺便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。

  众人一见:胡老爹(亲家老爷、爹)您来得正好,范老爷高兴得疯了,您快打醒他吧。

  胡屠户:使不得使不得,他现在可是老爷,是天上的文曲星。打了他我可是要下地狱的。

  范妻:爹,你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,为了女儿下半生幸福,你不打也得打呀。

  胡屠户:罢了罢了,为了女儿,更为了我自己,打就打吧,拿酒来(仰头喝了两大碗酒,卷起衣袖)(向舞台右边走去)。

  范进:(披头散发,从右边入,撞上胡屠户)我中啦,发达啦,做官啦……

  胡屠户:(一手抓范的衣服一手扬起,欲打,停在半空,最后狠下心打了下去)该死的畜生,你中了什么?!

  范进:(跌晕在地上)

  众人:老爷(儿子、老公)!(一齐上前,替他抹胸口,捶背心、涂油)

  范进:我怎么坐在这里?这半天,我昏昏沉沉的,如发梦一般。

  众人:老爷,不是发梦,恭喜高中了。

  范进:是了,我清清楚楚记得中的是第七名。

  (众人扶范进起来,帮他绾头发,抹面,整理衣服。)

  胡屠户:贤婿老爷,刚才这样打你,是你老太太叫我的,你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们小的计较……(对众人)我早就说了,我的这个贤婿,才学文高,品貌又好,就是城里的张老爷、周老爷,也比不上我的贤婿。

  六叔:哎,胡老爹,我依稀记得以前有人骂范老爷是尖嘴猴腮,不三不四,癞蛤蟆想吃天鹅庇,烂忠厚没用的现世宝,是吗?

  胡屠户:(尴尴尬尬的)哪有人这样说过……你们不知道,我小老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,想当年,我女儿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,不少有钱的富户要娶她,我却看不上,就专留给最有老爷相的贤婿,哈哈……

  众人附和着大笑

  (场内传出)报——,张老爷拜访新中的范老爷

  张乡绅:(摇着折扇,身后有一随从,手托托盘,内放钥匙一把,元宝一大个)做官好、好做官、官好做,我,张乡绅,举人出身,做过一任知县就刮得十万雪花银。要想财源不断,就要结好那张“关系网”了。每到乡试放榜的日子,就是我拉关系的最好时机,这不,这个穷光蛋范进中举了,我要捷足先登,送来豪宅和银子,日后有事相求就好办了,所谓“有钱使得鬼推磨嘛”哈哈……

  范进、张乡绅:(互行礼)范兄,恭喜高中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老爷,久仰久仰

  张乡绅:范兄,你我同出一房师,我和你是亲切的世弟兄……弟却也无以为敬,仅送上东门大街上的豪宅一座,白银五两,望范兄笑纳(随从手拿钥匙、元宝亮给众人看)

  众人:(聚焦礼物)哗,一登龙门,身价十倍,官还未做,就有人送房送钱啦(作流口水状)

  范进:(猛抓礼物又作为难状)不敢收,不敢收

  乡绅:范兄,你我是至亲骨肉一般,就不要再推迟了,事不宜迟,不如,现在就马上搬过去吧。

  胡屠户:(赶紧帮范进整好衣服)(众人跟着帮忙)……

  随从:老爷回府!

  报录人在前开路,范进乡绅摆起架子踱起官步,众人在后从左边入。

  (《得胜令》的音乐响起,众人绕场一周,向观众行礼,幕下)

【篇三】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

  第一段:秀才范进(作者:潘博宇)

  旁白:(有一天,范进中了秀才,妻子十分开心的烧锅做饭。)

  (范进坐在椅子上,胡屠户提着一瓶酒和一副大肠走了进来)

  范进:“岳父大人,您来了”(见胡屠户进来,起身作揖)

  胡屠户:“我可真是倒霉,把我的宝贝女儿嫁给你这个丢脸的家伙。不知道我积了多少德,让你沾了我的光中个秀才,所以带些酒来祝贺你。”(轻视,不屑)

  范进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(唯唯诺诺)

        旁白:(范进让妻子把肠子煮了,烫起了点酒,坐在了茅草屋下母亲和妻子在厨房做饭)

  胡屠户:“你如今当上了秀才,凡事都要有个规矩,像干我这行的人,里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你怎么敢在我们面前装大?但要是像门口这些种田的,扒粪的,只不过是些平头百姓,你要是和他们平起平坐,拱手作揖,那就是坏了学校的规矩,连我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。你就是个没用的烂老实人,所以这些事情我不得不教导你,免得让人笑话”(轻视。)

  范进:“岳父大人说的是……”(维维诺诺,毕恭毕敬)

  胡屠户:“亲家母也来坐下,每天吃这些小菜小饭,我也难过。女儿也来吃些。自从进了你们家门,不知有没有吃过几次猪油,可怜啊,真是可怜。”(轻视)

  (屠户吃得醉醺醺,挺了个大肚子走了)

  第二段:范进赶考(作者:潘博宇)

  旁白:“第二天,忘记为了参加考试去找胡屠户借钱。”

  (范进进场)

  范进:“我的老师说我的文章火候已到,为何不去考个举人呢?万一中了,我不是成老爷了吗?可是我缺钱了,我要去见见我的老丈人。”(焦急的等待)

  (胡屠户进场,看见范气候十分生气)

  胡屠户:“你不就是考的秀才吗现在就想蛤蟆想吃天鹅肉。你中了秀才,我听别人说,那还是因为考官看你年纪大,可怜你才把秀才给你的,如今你痴心妄想要做老爷?,你看城里的老爷一个个都方脸圆耳,在看看你,瞧你这尖嘴猴腮的样子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。还想考举人?我要是把钱给你了我们一家喝西北啊(愤怒,生气)!”(胡屠户说完便下场)

  旁白:(后来范进瞒着丈人去考试,回到家后原来家里人已经被饿了三天。他又被胡屠户骂了一顿)

  第三段:范进中举。(作者:程昊彧)

  范进母亲上场,范进在一旁)

  范母(虚弱的样子):我已经饿得两眼昏花,范进阿,你去把我那只生蛋的母鸡拿去集市上卖了,去买点儿米煮粥吃。(要有看不清的样子)

  范进:好我这就去(急忙地去拿鸡)

  (范进刚一离开报录人出来,众乡邻上场)

  (此时锣鼓声响,范母吓得躲了起来)

  报录人:快请范老爷出来,恭喜高中!

  范母(听见是范进高中,慢慢伸出头来):诸位请坐,我那儿子刚刚出去了。

  报录人:原来是老太太啊,恭喜恭喜。

  (此时众人都来了,吵闹着要喜钱)

  范进怎么还没回来啊(四处张望)

  范母(见人们都到了,便对邻居李四说):李四啊,拜托你去找找我的儿子,他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  李四:老太太你放心,我这就去把范老爷请回来!

  第四段:范进发疯。(作者:程昊彧)

  (李四将范进拽到范母面前)

  李四:老太太,我把范老爷带回来了!

  范母:好好好,回来就好。

  报录人:新贵人回来了,恭喜!恭喜!

  (众人正要拥着范进说话,范进走进屋来直勾勾地盯着报贴)

  范进:噫!好啊!我中了!我中了!(将报贴看了一遍又一遍,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)

  范母:我的儿子阿,你怎么了?(慌张地上前,用手拍着范进)

  (众人也十分担忧地看着)

  范进:哈哈哈……我中了!我中了!(说完便跑了出去,众人被吓了一跳)

  众人:新贵人这是欢喜疯了,这可怎么办阿?(有一点慌张的样子)

  范母:我儿怎么这样命苦!刚中了一个老爷,就得了这样的怪病。这一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。(说话带着哭腔)

  报录人:之前还还好的,怎么成了这样,这可怎么办啊?

  李四:诸位莫要心慌,我们先让人去跟着老爷,让其他人打发报录人去。

  范母:好好好,就这么办。(稍作安定)

  报录人:在下倒有一个主意,不知行不行得通。

  范母:什么主意说出来听听。

  报录人:范老爷平时有没有最害怕的人?范老爷是高兴疯了,让他最怕的人打他一巴掌,再告诉他没有中,这样吓他,说不定会清醒。

  范母:这个主意好啊!我儿子最怕的就是那胡老爹,我这就让人把胡老爹找来。

  (就在这时,胡屠户来了)

  胡屠户:我那贤婿人呢发什么了什么?(对发什么了什么疑惑不解)

  范母:亲家啊,你可算来了,我那儿子欢喜疯了!

  胡屠:户我那贤婿这么没福吗?

  范母:现在的办法是让你去打我儿子一巴掌,再说他没中,好让他清醒过来。

  胡屠户:这可不行!虽然是我的女婿,但如今做了老爷,那可是天上的星宿。这可打不得!要是打了天上的星宿,会被阎王记一百铁棍的。

  李四:胡老爹阿,你每天杀猪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都不知阎王记你多少铁棍了。就算添上这一百棍,只怕把棍子打完也算不到这笔账上。(急忙地说)

  报录人:胡老爹阿,这事必须得做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(拉过胡屠户)

  胡屠户:好好好,我去就是。(无可奈何)

  (喝两碗酒,卷一卷衣袖,再下场)

  (众人随着胡屠户下场)

【篇四】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

  第一场

  (场景:路上:胡屠户急急忙忙往前走,迎面一年轻的卖鱼男(拎着柳条串着几条鱼)

  卖鱼男:胡老爹肉卖完了,这是对哪尅啊?

  胡屠户:哎呦,小大哥哎,尅我女婿家哦。(抑制不住的开心)我那倒霉的穷酸女婿范进,从20岁就开始考功名,考了34年,这次总算瞎猫碰到个死老鼠,中了个小破秀才,我忙里偷闲过去望望瞧。

  (场景:范进家破败的茅草房门口,胡屠户提着猪肠子、酒,神采飞扬的笑着上)

  【胡屠户】:现世宝呢,没看到我来了吗?

  【范进】:(范进从破茅草屋里躬着身子出来作揖)哦,岳父大人快请屋里坐,我去给您烧水。

  【胡屠户】:烧什么水啊?你打算把我也宰了吗?(打着杀的手势)我们这正经行当里,烧水就意味着杀猪,知道吗?(挺胸叠肚站着,)

  【范进】:不敢,不敢,小婿是说给您烧开水沏茶。

  【胡屠户】:我量你也没这个胆子。我也算是倒八辈子霉了,丫头养了三十多岁,吃了我多少米,还是找了你这个穷酸现世包,住个茅草棚子,风雨一来都发抖,穷的叮当响,彩礼银子一毫没搞到,脸都丢尽得了,在同行里讲到这个事,我都抬不起来头。幸亏我这人福气旺,积德深,额!一不注意就让你也跟着中个秀才来了。

  【范进】:(弓腰作揖)是,是,托岳父老泰山的福。

  【胡屠户】:你这个小穷家就是个无底洞,我眼累瞎得了都填不满,今个来你家贺个喜,还是我自己带酒带菜,(抖着手上的酒猪肠子)还不赶快拿去烧烧给我喝酒?

  范娘子:(破衣烂衫,上,给胡屠户道万福)父亲万福(接过猪肠子和酒)

  【范进】:(尴尬搓手)是,是,是。

  【胡屠户】:(进屋坐在上首,指着范进)你望你这副没得出息的样子,你现在都是秀才嘞,见到人就跟狗颠屁样的,像什么话啊,真是一团肉切不成块子,特别是那些扫茅厕的,拾破烂的平头百姓,你跟他们点头哈腰不是丢我的老脸吗,真是没得出息。(嫌弃的表情)

  【范进】:是,是,是,感谢岳父大人的教导,我这点功名都是您的功劳,如果不是您照顾,哪有我今天。(范进直起腰,来回走了几步)

  【胡屠户】:那当然喽!可伶我家丫头哦,嫁给你十几年了,都没吃过一顿饱饭,更别讲吃肉了,猪油还不晓得可吃过两三回呢?只可惜啊,你要是中个状元那该多好,我也就不用杀猪了(做出得意的样子)。

  【范进】:(突然眼睛一亮)借岳父吉言,您借我一些银子,我再考他个举人,然后.....

  (背景里:范母在锅下烧火,范娘子在锅上麻利的烫猪肠子)

  【胡屠户】:(突然站起来,歪着头围着范进转一圈)我呸!你以为我不晓得啊,就你这小破秀才还是考官周大人看你七老八十了才赏给你的,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还想上瘾了唻,要不是人家周大人望你作孽,你连个天鹅屁都别想吃到。

  【范娘子】:(抹布擦着手,上)老爹爹嘴上留毫子情,我家相公不是已经考上秀才了吗,你这样猪他败,你脸上光彩的很啊?

  【胡屠户】:你这个小臭丫头,你给我滚旁边去,你妈的,吃里扒外。

  【范娘子】:哼!(吐舌头,做着鬼脸,回锅前继续造饭)

  【范进】:(挺直腰杆)龙头属老成,我恩师周大人都说我文字火候到了,他老人家的法眼看文章岂能有错?

  【胡屠户】:(叉着腰)你拉倒吧,人家客气你就福气了,还给鼻子登脸唻!就你这尖嘴猴腮,獐头鼠目像,跟文曲星根本就沾不上边,你看城里那张老爷他们,一个个方面大耳的,一脸福相,一望就是个当官的胚子。

  【范进】:即便是文曲星,也一个鼻子两只眼,我不曾少一样啊。(摊开手,做出不屑一顾样子)

  【范进】:娘子快快端上饭菜来,岳父吃了好回府歇息

  【范娘子】:哎,来嘞。(娘子答道,众人下,大幕合)

  第二场

  (范进家门口破草房前,三个官差模样人鸣锣,上)大喊:范老爷,范老爷,恭喜您中了!中举人啦。(好多邻居都来观望)

  官差甲:(围着范进家不屑的转)我说老大啊,这是范老爷的家吗,我滴个小乖乖,这家你妈也太穷了吧,全家底子也值不到二钱银子,这趟报喜差,算是白跑喽。

  【范母】:(范母破衣烂衫拄着拐杖颤巍巍上,扒在门框上)你们几位官大人在说些什么?老身耳背,没听清,我儿他…他怎么了?(神情紧张)

  【官差乙】:您就是范老安人吧,老太太哎,恭喜您哦,您家儿子考了个举人大老爷,快请范老爷出来接喜报哦。(丰富的溜须拍马肢体语言)

  【胡屠户】:(话音未落,胡屠户跑着上)各位,我没听错吧,我家那女婿考中举人老爷了是吗?

  【官差甲乙丙】:三个官差(同样动作,一起大喊):您没听错!

  【官差乙】:哦,原来是胡老太爷啊,我一眼就看出您是个有钱人,浑身富的冒油哎,褂袖子一攥,这油够我们家炒三个月的菜了,您看我们兄弟三在这眼巴巴的,您动动小指头子,赏二十两银子,可好?(做着鬼脸,期待的样子)

  【胡屠户】:(睁大眼微怒道)尼玛,蚊子打哈欠——你口气倒不小噢,我抡起大刀,一年猛杀猪也挣不到二十两银子哎,都给你们,我一家老小吃个屁啊?(众人齐声附和道:就是,套路太深了吧。)

  【官差乙】:(坏笑)呦!老太爷啊,您就别哭穷吧,我听讲那些做田、扒粪的,一年都搞十几两银子,你还能不如他们吗?

  【胡屠户】:(愤愤傲慢)那些做田的、扒粪的能跟我比吗,他们都是跟黄土打交道,我们屠宰卖肉这行当里都是跟有钱的大老爷们打交道的,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,做田扒粪的挣钱再多,身份也比不上我哎。

  【范母】:(有气无力扒在门框上)亲家,不要为难了这几个小哥,刚才他们喊什么,我耳朵饿的听不见了。

  【胡屠户】:(兴奋至极)我的亲家哎,我的亲姐姐哎,你的好儿子,我的好女婿,考中举人老爷啦,我激动得心脏啊,咕咚咚地跳哎,就跟做贼样的嘞。

  【范母】:(激动的双手颤抖,哭泣着说)我可怜的儿啊,这下熬出头了,亲家,快请人找他回来,他在集市上卖鸡还不曾晓得此事呢。

  【胡屠户】:你家就一只鸡,卖了,谁来生蛋给我贤婿老爷吃?有什么困难应该跟我讲啊,我们都是一家人,跟我还客气啊。(仗义的样子)

  【范母】:(无奈的表情)说来惭愧哦,家里断炊几天了,我已经饿的两眼看不见人了,要不是你嗓门大,我都不知道你来了。

  【胡屠户】:(痛心疾首样子)我的亲家哎,都是我照顾不周哦,我罪该万死!

  【范母】:几位报喜的官差请屋里坐,你们辛苦了,我儿子卖鸡回来定要给你们喜钱的。

  【胡屠户】:一个鸡能值几个铜钱啊,三道报喜,九位官人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,我早就预感到今天有喜事,钱和肉我都带来了,我家二汉已经扛来了,七八斤好肉,四五千钱。

  【范母】:全仗亲家支应了,等你女婿回来给您磕头。

  【胡屠户】:嫑吓我,如今他已是老爷了,天上的文曲星了,他给我磕头?这不折我寿吗,我还要留着小命跟着我的好女婿享几年清福呢。(众人大笑下,大幕合)

  第三场

  (场景:集市上满地都是摆摊的商贩,行人来来往往)

  【范进】:(愁眉不展,手上抱着插草标的鸡)我一介读书人竟然做此俗事的买卖来,家里最后一只生蛋母鸡拿来卖,无地自容啊。(突然鸡从怀中飞出跳到卖菜婆婆摊子上)

  卖菜男:唉,范相公您家世代厚道传家,一定会发达的。(范进作揖)

  【卖菜婆婆】:(抓了几样蔬菜递给范进)那范家公子,我认得这母鸡是你娘命根子,怎能卖它,快从我这拿点南瓜回家救急吧,这鸡就别卖了。

  【范进】:(作揖)多谢婆婆,只是我这读书之人怎能占人便宜,怎好白拿您的南瓜。

  【邻居甲】:(跑着上)范老爷哎,别卖鸡了,您高中的喜报挂上墙了,赶紧回家哦,你中了举人老爷嘞。

  【范进】:(看了邻居一眼,转过头没作声)

  【邻居甲】:(急了,大声说)这回是真的哦,我有几个胆子敢骗您范老爷?

  【范进】:(将信将疑)难不成我真的中了?你不是哄我?

  【邻居甲】:(躬身作揖)老爷啊,以前哄你那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往后啊,我们家那二蛋子还指望巴结您,跟您做个跑腿跟班的呢。

  【范进】:我算是听出来了,这回是真的中了?是吧。

  【邻居甲】:我的个妈呀,您总算信了,赶紧回家,自己去望墙上喜报吧。

  (邻居顺手夺过鸡扔在地上,拉着范进离开。)

  第四场

  (场景:范进家门口)

  【官差乙】:呦喂,新老爷回来了,恭喜恭喜范老爷,赶紧打赏我们好回去交差了。

  (场景:官差正要拥着他说话,范进三两步走进屋里来,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,上写道:捷报贵府老爷范讳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。京报连登黄甲。)

  【范进】(范进扒开人到墙边看了一遍,又念一遍。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,笑了一声)大道:噫!好了!我中了!(说着,往后一交跌倒,牙关咬紧,不省人事。)

  【官差甲】:这砸了蛋喽,范老爷乐极生悲,一下没招住,疯得了,这倾家了!

  【官差丙】:(急切道)老大啊,你平常点子最多,快想想办法救救他,这穷家考个举人不容易哎。

  【范母】:(哭道)我这儿命苦哦,考了几十年,才有了功名就疯了,苍天啊!这怎搞啊,有什么灾难让我老太婆来挡吧。

  【范娘子】:(拍着双手无奈道)我的活老子啊,我眼巴巴盼了几十年哎,才看到一点灯火,哗啦一瓢凉水泼来,我们一家人心都凉到脚后跟嘞。

  【官差甲】:(摸着自己下巴颏子)老太太别急,我有个办法,不晓得可管用。

  【范母】:我心都急烂得嘞,有什么好法子官爷请讲。

  【官差甲】:赶快把范老爷平常最怕的人找来,扇他一耳巴子就好了。

  【官差丙】:各能别配色呢,人家好不容易中个举人,你搂脸一大巴,扇的不来气了怎搞呢。

  【官差乙】:怎能叫配色哦,这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嘞。

  【范娘子】:官爷,我家相公最怕的就是我那老爹爹了,老头子一贯抡刀宰杀猪羊,练就了一副凶相,村里伢子不听话,人家都拿老爹爹吓唬伢子。

  【胡屠户】:我在屋后面就听见我丫头戳我脊梁骨了,你这个小吃里扒外的臭丫头。

  【范娘子】:爹爹啊,我家相公中举人老爷嘞。

  【胡屠户】:我早就晓得喽,没看我提溜半袋子铜钱,还扛了大半个猪来了吗,上次中个小秀才我还拎了挂大肠来呢。

  【范母】:亲家,快救救你那女婿,他疯掉了。

  【胡屠户】:难道我们真的这样没福气吗?不可能啊,我的洪福冲天,哪有小鬼敢来作怪,我女婿老爷人呢?

  【范娘子】:(哭)疯掉了!那官差老爷讲,要找个我家官人最怕的人,搂脸扇他几巴掌就好了,我家官人平常看到爹爹您,就像耗子撞见猫,你快上去呼他一巴掌。

  【胡屠户】:你讲讲别的包,他现在是举人老爷,就是天上的文曲星嘞,我听斋公们讲,打了天上的星宿,将来进了地府,阎王要逮到打一百铁棍的,我是不敢。你叫我敢扇他啊?他扇我还差不多。

  【邻居甲】:胡大爷你每天杀猪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一刀一条命,你都不怕,还怕打人一巴掌吗?一大意打好了,阎王从地狱把你从十八层拎到了十七层了,你就走大运喽。

  【胡屠户】:你这话也是斋公们讲的吗?

  【邻居甲】:那当然喽,(转脸对观众做个鬼脸)我哪敢骗你这有头有脸的老太爷啊?

  【胡屠户】:我心里还是没底哎,快给我拿两碗老酒来,我壮壮胆子。

  【范母】:(急切道)亲家,你下手轻点,我儿身子瘦的就跟纸片子样的,怕是经不起你那肥厚的巴掌。

  【邻居】:老太太不要担心,胡老爹下半辈子还指望您儿子养活呢,哪敢瞎打啊。

  第五场

  【范进】:(疯疯癫癫上)我中了.....我中了.....

  【胡屠户】:(端着酒,连着喝两大碗,碗一扔,往自己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,搓搓双手,再双掌合实,做出上天保佑样,两次举手没敢打,范进疯癫跌倒,胡屠户跟着跪下)讲:我的贤婿老爷啊,不是我胆大妄为要打你,都是你老娘跟你媳妇叫我打的,我的下半辈子就赌在这一巴掌上了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全家都得给你垫棺材底哎。(带着哭腔)

  【众人】都在喊:打!快打呀!

  【胡屠户】;(胡屠户一改可伶巴巴像,露出本来凶恶面目,捋了下袖子,瞪圆眼睛):该死的畜生,你中了什么,人家给个红枣,你就当火吹了,我打死你……(一巴打过去,范进倒地)

  【官差丙】:哎呀,范老爷死了,胡老爹你闯大祸了。

  【胡屠户】:我的活老子啊,我的活祖宗哎,你要死了我就要给你垫背,你活了我就富贵哎,你可不能死啊。(大幕闭合,众人下)

  第六场

  (场景:张乡绅家客厅,布置豪华,张乡绅正在喝茶,张府管家小跑着上)

  【张府管家】:老爷,老爷,您别去范进家了,我听小斯讲,范进被他老丈人一巴打昏死回去了,不中用了,您可别粘上他的晦气。

  【张乡绅】:(放下茶盏)哦?什么情况?

  【张府管家】:范进疯了,昏死过去了。

  【张乡绅】:带上50两银子,跟我去望望瞧,不能光听小厮的话,以防误了我的大事。

  【张府管家】:老爷,等会到范进家,这50两银子怎么处理?

  【张乡绅】:(眼睛一翻)他要是活了,不但银子要留下,我还要把那套三进三出的宅子送给他呢,将来有他罩着,这就是一条取之不尽的财路,反过来讲,他要是死了,银子当然带走啦,贺他死人有用吗?

  (众人下,幕合)

  第七场

  (场景:庙门前,范进苏醒,被众邻居扶起)

  【胡屠户】:(甩着右手原地转圈大叫)哎呀,我这手心,疼,疼的钻心啊,疼死我了。

  【范进】:(摸摸脑门,揉揉眼睛)岳父大人手为何疼?

  【邻居甲】:范老爷哎,胡老爹刚才是冒着全家杀头的危险,在您脸上拼命扇了一巴掌,吓得手心忍不住疼哦,我看他这手啊,恐怕下半辈子是不能杀猪喽。

  【胡屠户】:(龇着牙忍痛苦笑)我有这样的贤婿老爷,杀什么猪啊,还杀狗哦,我就在家专干一件事,提着口袋收银子喽。

  【范进】:(挽着发髻)岳父大人,您这话什么意思?

  【胡屠户】:我的贤婿大官人哎,刚才我们家烧汤二汉讲,城里最有钱的张乡绅、静斋老爷,带着他的管家,抱着一大包白花花的大银锭子等在您家门口了哎,所以啊,我刚才讲的“提着口袋收银子”没错吧。(眼睛向着范进一瞟偷笑)

  【范进】:(惊诧道)平白无故怎好伸手拿人家银子?

  【胡屠户】:(喜笑颜开)我的贤婿老爷哎,现如今你已经是举人老爷了,怕什么哎,你不收银子,拿什么打发报帖差人?拿什么拜谢乡邻?拿什么孝敬你的老娘?你老娘这会在家饿的快不照了。

  【范进】:(挽好了发髻,拍打身上尘土,道)唉…我记得我娘叫我卖鸡买米的,罢了,罢了,回到家里听凭岳父做主,你若想收自去收吧。

  【胡屠户】:哎,这就对了。送到眼前的银子不收,你没有银子以后怎能在官场上混呢,人家也不带你玩哎,不过,我还是不敢见张乡绅,上次我送肉去他府上,走慢了几步,他家奴才大鞭子就抽过来了,今天也叫他们在我贤婿老爷面前哈腰点头,我小老儿也过把瘾。(范进走着,屠户跟后面,弓着身子替范进不停的整理衣裳,大声喊道)老爷回府啦!(剧终,大幕合)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cddlwy.com/wenxue/382139.html

《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

相关阅读
  • 关于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十一篇】 关于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十一篇】
  •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九篇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九篇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十五篇】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十五篇】
  • 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 范进中举改编成剧本集合4篇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集合3篇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集合3篇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(通用12篇)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(通用12篇)
  •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【7篇】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【7篇】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范文(通用3篇)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范文(通用3篇)
为您推荐
  • 关于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八篇】
    关于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八篇】
    话剧是以对话方式为主的戏剧形式,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来到中国。与传统舞台剧、戏曲相区别,话剧主要叙述手段为演员在台上无伴奏的对白或独白,但可以使用少量音乐、歌
  •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(通用4篇)
   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(通用4篇)
    课本剧就是把课文中叙事性的文章改编为戏剧形式,以戏剧语言来表达文章主题。改写的时候注意保留原意,不能改得面目全非。以下是为大家整理的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(通用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5篇
   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5篇
   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,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,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。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红色经典话剧剧本5篇,仅供参考,欢迎大家阅读。【篇一】红色经典话
  • 校园欺凌短剧剧本集合3篇
    校园欺凌短剧剧本集合3篇
    剧本主要是由台词和舞台指示组成的,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,编导与演员演出的依据。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、剧作等等。它是以代言体方式为主,表现故事情节的文学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7篇】
   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【7篇】
    话剧是以对话方式为主的戏剧形式,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来到中国。与传统舞台剧、戏曲相区别,话剧主要叙述手段为演员在台上无伴奏的对白或独白,但可以使用少量音乐、歌
  •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五篇
   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五篇
    课本剧就是把课文中叙事性的文章改编为戏剧形式,以戏剧语言来表达文章主题。改写的时候注意保留原意,不能改得面目全非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范文五篇,仅
  •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【九篇】
    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【九篇】
    三顾茅庐(拼音:sāngùmáolú)是一则来源于历史故事的成语,成语相关典故最早见于诸葛亮《出师表》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《三顾茅庐》课本剧【九篇】,仅供参考,大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七篇
   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七篇
   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,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,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红色经典话剧剧本七篇,欢迎阅读与收藏。红色经典话剧剧本1  第一幕时间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范文八篇
   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范文八篇
    剧本主要是由台词和舞台指示组成的,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,编导与演员演出的依据。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、剧作等等。它是以代言体方式为主,表现故事情节的文学
  •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五篇
    红色经典话剧剧本五篇
    剧本主要是由台词和舞台指示组成的,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,编导与演员演出的依据。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、剧作等等。它是以代言体方式为主,表现故事情节的文学